每日經濟新聞
要聞

每經網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重溫結婚誓詞,再看商業交集,黃曉明和楊穎離婚沒有輸家

每日經濟新聞 2022-01-28 18:50:29

1月28日下午,黃曉明、楊穎在微博發布了同樣一句話:“感恩過去所有,未來仍是家人”。二人宣布離婚。啟信寶數據顯示,截至目前,黃曉明任職企業共有44家,尚有29家處于存續和營業狀態;楊穎旗下關聯企業共有2家,從兩人關聯企業來看,黃曉明與楊穎并無直接商業關聯。

每經記者 丁舟洋  溫夢華    每經編輯 董興生    

意料之中,黃曉明和楊穎離了。

1月28日下午,黃曉明、楊穎在微博發布了同樣一句話:“感恩過去所有,未來仍是家人”。二人宣布離婚。

圖片來源:微博截圖

雙方工作室發布聲明稱:“兩人決定和平分手,已于日前辦妥相關手續,未來將共同撫養孩子,陪伴孩子成長?!?/p>

但凡對娛樂圈稍有了解的人,都不會對這對明星夫婦的離婚感到震驚。幾年前起,二人的社交媒體已不再互動,公眾場合不再同框,偶爾一次女方提到男方時,口氣生硬像在說陌生人……各種貌合神離的細節早已被“吃瓜群眾”反復咀嚼。

近七年的婚姻,超十年的相識,兩人的事業、財富、實力地位幾度流轉?;榍笆堑湫偷摹澳袕娕酢薄鞍缘揽偛眯善蕖?,婚后的楊穎人氣一路上漲,憑借極高流量拿到豐厚的演藝報酬和商業代言,是八五后“小花”里時尚奢侈品資源最好的一個。

啟信寶數據顯示,截至目前,黃曉明任職企業共有44家,尚有29家處于存續和營業狀態;楊穎旗下關聯企業共有2家,從兩人關聯企業來看,黃曉明與楊穎并無直接商業關聯。

拿到“霸道總裁與小嬌妻”劇本,生活卻不是偶像劇

2009年相識,2010年戀愛,彼時,黃曉明是內地娛樂圈炙手可熱的當紅小生,楊穎還是頂著Angelababy藝名在內地默默無聞的香港嫩模。

那時,兩人領到的劇本是“霸道總裁與小嬌妻”,在故事的前半程,兩人也都盡力扮演了各自的角色,并在每個節點高調秀恩愛,為觀眾奉獻了鮮活的記憶。

按照楊穎的說法,她在電影《風聲》宣傳的時候,正在吃飯,聽到電視里介紹黃曉明是“最帥的男演員”,于是抬起頭來看一了眼,記住了這個名字。2009年《風聲》上映,正值內地影視產業騰飛開啟,置身娛樂業中心的香港演藝人士漸漸意識到,未來的機會屬于“北上”發展的弄潮兒。黃曉明作為當時的“華誼一哥”,吸引力非比尋常。2010年黃曉明生日時,楊穎穿上美少女戰士制服為黃曉明慶生,此后兩人被媒體拍到了清晰的“戀愛實錘照”。

《風聲》劇照 圖片來源:貓眼專業版

2015年,兩人在上海擺出盛大奢華的“世紀婚禮”時,黃曉明像霸道總裁一樣喊話:“其實我今天真的很緊張,Baby你完蛋了,因為我從來沒有對一個女人這么好過,除了我媽,我想要把所有最好的東西都給你,以后我要把你寵壞了,因為這樣別人就沒法把你搶走?!盉aby則說:“很高興人生的路上可以遇到你,以后如果遇到什么不開心的事情,我都會在你的身后陪伴著你,這是我的夢想,希望到最后,你會說這輩子找我是正確的,快樂的?!?/p>

可現實生活不是偶像劇,此后兩人沒按“劇本”發展。十多歲就出來打拼的楊穎,嬌美柔弱的外表下有著好強好勝的心。公眾號“藍小姐和黃小姐”曾撰文分析:“黃曉明曾經認定,楊穎就是他的落難公主,是要被他拯救、要寵一輩子的女人??墒?,楊穎是一路打出來且戰斗力爆表的倔強女孩啊。一個聰明的、進取的、有野心的女孩,是不甘于止步于婚姻、享受于婚姻,更不甘于做一個小白兔、小嬌妻的?!?/p>

命運中的每一樣饋贈,都已標好了價格。做巨星的“嬌妻”表面縱享榮華富貴,實際上卻要學會做一個被供養起來的隱形人。楊穎要的不只是“誰誰誰的妻子”,她牢牢把握住內地娛樂圈上升期,并在《奔跑吧兄弟》中憑借想贏、敢拼、豁得出去的“反差形象”成功圈粉。

圖片來源:楊穎微博

2018年,兩人已有貌合神離的蛛絲馬跡,嗅覺敏銳的網友問二人是否已離婚。此后兩人出席公開場合不同臺、座位要分開安排、不以夫妻名義商業合作,已是行業里公開的秘密。2020年楊穎生日那天,黃曉明發微博祝福,楊穎回復了一眾閨蜜、朋友,就是沒回復黃曉明?;赝昵皸罘f為黃曉明慶生的情形,難怪大家戲稱“卑微嬌妻變身鈕祜祿baby”。

十年間,娛樂圈江湖幾經沉浮,名利場地位改寫。只是,長江后浪推前浪,95后、00后年輕小花一茬接一茬,演藝圈獨立女性的“號碼牌”也不是那么好拿的,沒有貨真價實的優質作品,誰又能永久屹立不倒呢?

涉足資本市場,都曾背靠華誼兄弟

惹人羨艷的世紀婚禮之外,黃曉明也是娛樂圈較早涉足資本市場,最會賺錢的明星之一。多年來,其通過商業投資構建起了龐大的資本版圖,算得上是明星跨界投資的先行者。

黃曉明曾連續10年入選“福布斯中國名人榜”。2006年,黃曉明以身家570萬入圍該榜單第52位,此后十余年蟬聯,年均收入在7000萬左右?;楹?,楊穎迎頭趕上,在2017年,中國十位收入最高的明星中,楊穎的收入高達2億,位居第七。

啟信寶數據顯示,截至目前,黃曉明任職企業共有44家,尚有29家處于存續和營業狀態,其他則為注銷。其中,黃曉明參與投資的企業有42家,跨越能源、商務咨詢、電子商務、科技等十余個行業,僅投資類的公司就有10多家。

圖片來源:啟信寶

相比黃曉明在商業上的順風順水,楊穎在商業上的投資則相對較少,楊穎旗下關聯企業共有2家,楊穎均擔任股東,在兩家企業的持股比例均為99%。

不過,楊穎也不是資本市場的過客。此前她和陳赫、鄭愷、李晨等明星股東成立“浙江東陽浩瀚影視娛樂有限公司”,僅一天后,就被華誼兄弟以7.56億元收購了70%股權,堪稱當時明星資本化的典型案例。2015年6月,楊穎宣布成立創投基金AB Capital,投資過洋碼頭、泰洋川禾、網紅papi醬的pa'pitube等企業。

圖片來源:啟信寶

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從兩人關聯企業來看,黃曉明與楊穎并無直接商業關聯。

作為明星中成功的商人,黃曉明的商業頭腦,早在十年前就已經嶄露頭角。華誼兄弟上市前曾增資擴股,彼時黃曉明以3元/股購入180萬股原始股,后陸續增持到360萬股;2009年,華誼兄弟掛牌上市,當天以70.81元/ 股收盤,黃曉明一夜成為億萬富翁。

這次投資成功讓黃曉明搖身一變成了華誼最大的明星股東之一,也讓他對投資有了信心。自此,黃曉明風風火火地開始了自己的商業之路。

曾踩雷樂視,“黃老板”重回演員主業

除了在自己熟悉的電影領域投資之外,2014年,黃曉明與李冰冰、任泉合資開辦了“熱辣壹號麻辣火鍋店”;隨后,黃曉明與倪正東、龔虹嘉等人共同投資了“顏值app”;到了當年5月,黃曉明成為好萊塢奶昔品牌Millons of Mikshake的投資人。

2015年,黃曉明又成立了上海醇雅明坊公司,并成為西班牙里奧哈酒莊Bodegas LAN的中國總代理;并相繼投資互聯網金融平臺“愛財有道”;投資健身O2O項目“芭比辣媽”;并與陳嵐、王一涵、林鵬等人共同創立TENTé動心珠寶等。

黃曉明曾在接受采訪時談到自己的投資心得:“盡管可能也錯失了一兩個很好的項目,但大部分還是掙錢的。我希望以后我不做演員了,也可以養活家人?!?/p>

圖片來源:黃曉明微博

幾年前,黃曉明更是成為長江商學院EMBA第29期學員,不斷提升自身財商。有了投資華誼兄弟的成功經驗,2017年,博納影業進行了其IPO前的最后一輪融資,黃曉明和章子怡、陳寶國、黃建新、張涵予等一眾明星突擊入股,其中,黃曉明認購343.63萬股。

這些年,在黃曉明的投資中,最有代表性的是風險投資機構Star VC和明嘉資本。其中,黃曉明、任泉、李冰冰合伙成立的Star VC,后來章子怡、黃渤也成為機構合伙人;明嘉資本則已經投資了35個項目。其中,2016年,知名IP“同道大叔”被上市公司美盛文化收購,黃曉明的明嘉投資作為投資機構也變現600萬元離場。

雖然在商業之路上,黃曉明大多時候順風順水,不過,逐浪投資江湖,哪有不濕鞋。

2015年,多位明星入股樂視影視,但后來隨著樂視的爆雷,明星股東們大都虧損,黃曉明作為其中之一,擁有樂視影視0.07%的股份。三年后,一起罰沒金額高達17.9億元的股票操縱案再次把黃曉明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。被處罰人高勇利用16個證券賬戶對精華制藥(002349.SZ)實施股票股價操縱,其中一個被控制的賬戶屬于黃曉明名下。

隨后,證監會披露稱,“黃某明賬戶開立后,由其母親張某霞管理使用。經路某介紹,張某霞將黃某明證券賬戶部分委托高勇管理,該賬戶涉案交易由高勇作出”。黃曉明工作室也發布澄清聲明,稱黃曉明并不認識高勇,沒有因任何股票問題被調查或處罰。

時移事易,近兩年,影視行業已不再是資本的寵兒。黃曉明也把更多的重心放回了演員本職工作上,2019年,他主演的主旋律影片《烈火英雄》收獲了第35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男主角獎、第3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主角獎;2020年,黃曉明是年度爆款綜藝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主持人。在即將到來的2022年虎年春節,黃曉明主演的《四?!愤€將參與春節檔激烈角逐。

封面圖片來源:貓眼專業版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黃曉明 楊穎 離婚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

高清同性男毛片,亚洲综合网曝系列,亚洲综合AV色婷婷,男女刺激有声叫爽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